泉边|吃鱼何必杭州楼外楼巴金黄裳遥指济南汇泉楼

时间:2021-04-14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黄裳(19192012)原名容鼎昌,山东益都(今青州)人,著名散文家、记者、藏书家、学者,出版专集数十种。1951年7月,黄裳作为中央人民政府北方老根据地访问团的随团记者,和副团长

  黄裳(1919—2012)原名容鼎昌,山东益都(今青州)人,著名散文家、记者、藏书家、学者,出版专集数十种。1951年7月,黄裳作为中央人民政府北方老根据地访问团的随团记者,和副团长巴金,团员靳以、方令孺等一起来到济南。一天中午,他和巴金到汇泉楼饭庄吃饭。饭庄坐落在江家池(天镜泉)边,是一上百年的老建筑,这座水阁楼上临窗有十多张桌子,空落落的只有他们两个顾客。“坐下来就正好望着那个水塘,倒是十分出色的。济南著名的鲤鱼就养在塘里,这里的名菜就是什么鲤鱼。这实在是一个出色的饭馆,比起杭州的楼外楼,要好得远。”(黄裳《书之归去来.记巴金》)汇泉楼的名菜一是糖醋鲤鱼,二是活鲤鱼三吃。

  所谓三吃:红烧鱼头、糖醋鱼腰、清蒸鱼尾,仍是糖醋唱主角。他们一边吃着鲜美的黄河鲤鱼,一边谈论着路上的见闻。黄裳和巴金来时在路侧看到两座石碑,一座碑上大书“秦琼故里”,另一座碑上写着“三十六友”之类的字样。黄裳便向堂倌打听山东好汉秦琼的故事。堂倌告诉他们,秦叔宝的故居确在这左近,而这座水阁就是“三十六友”结义的“贾家楼”。黄裳和巴金觉得碑文非常有趣,于是进行了一番讨论。1989年11月,时隔38年之后,黄裳故地重游,又一次来到这座海右古城。

  “济南我是到过一次的。那是一九五一年的夏天,我参加的老根据地访问团到过山东,在济南停留了两三天。别的都已忘记,只记得济南的浴室很好,干净而价廉。还记得到一处面临着一座大池塘的酒楼上去吃过有名的鲤鱼,味道实在不坏。在去酒楼的路上,还看见几块石碑,什么写着秦琼故里和贾家楼三十六友聚义处字样。这倒是很有点浪漫趣味的不知道那可爱的酒楼可还在?”汇泉楼饭庄已在1965年迁至西门桥之东,改名汇泉饭店。

  黄裳在逛街时来到西门,便向济南友人问起三十多年前到过的那座酒楼。友人告诉他那酒楼叫汇泉楼,好像就在这左近。黄裳走过一条小巷,“登上了一座桥,桥边则是五龙潭公园,照例有亭台楼阁,正在开菊展,到处都摆满了花。在园里胡乱走着,却偶然发现了一块新发掘出来的断碑。其实并不旧,只不过是几十年前的东西,碑石还很新。上半已缺,碑文是唐左武卫大将军胡国公秦叔宝之故宅,双行,隶书填朱。这使我恍然大悟,旧汇泉楼应该就在这附近,现在是改成公园了。

  碑也不只一块,将来也许会发现另外贾家楼字样的两三座旧碑。”黄裳重游了趵突泉,“就在趵突泉的侧边,新建了一座浅浅的三开间的李清照纪念堂。这倒是个好主意,堂外有一小方水池题着漱玉泉。堂中有一座白垩的女词人塑像,姿态宛妙。”之后,他又来到大明湖,“听说这里有新建的辛稼轩的纪念堂,倒是不可不去的。

  进门后左折,走了一会,才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这纪念堂,格局和李清照的差不多,也是小小的一楹。据说这里原来是李鸿章的李公祠,现在就利用了来作辛弃疾的纪念室。因为地方偏僻,来访的人不多辛祠的冷落与李祠的热闹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”(黄裳《河里子集.还乡日记》)几天后,黄裳专门写了一篇《两词人》。文章说:“今天在大明湖边、趵突泉上新建的纪念堂,鲜明地向人们宣告了济南的骄傲。在南北宋之交,在同一地区竟产生了炳耀词坛的两位伟大作者,这实在并非偶然。他们的作品,都真实深刻地反映了那个时代。”本文内容由壹点号作者发布,不代表齐鲁壹点立场。